感觉一个世纪没有画过画了,生疏得连线条都是小心翼翼的。不过我也好像从未正真地“会”画过。不过我也真是贱骨头,见到比我画的好的,便又燃起了斗志,见到比我漂亮的,也起了把自己收拾收拾好的心。就看能坚持多久了。

评论

© 木小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